EN
产业资讯政策法规研发追踪医改专题
国产PD-1免疫疗法治疗鼻咽癌 两项临床试验效果喜人
研发追踪 新浪医药 2018.10.12 163

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世界约80%的鼻咽癌患者都来自中国,其中广东省占最多数。因此,鼻咽癌又被称为“广东癌”。近年来,放疗技术的提升和治疗手段的改进,使得早期鼻咽癌患者的生存率大大提高,但远处转移和局部复发却是患者治疗失败的主要原因。因此,寻找更有效的治疗方案成为当务之急。

以PD-1/PD-L1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为代表的免疫治疗大大改变了目前肿瘤治疗的局面,为患者带来了长期生存的希望。近日,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宣布,由张力教授团队牵头开展的针对鼻咽癌“国产PD-1免疫治疗单药或联合化疗”的研究取得了重大突破,相关研究结果近日发表于《柳叶刀•肿瘤学》。这是世界上首次报道PD-1单抗联合化疗一线治疗鼻咽癌的研究,也是目前样本量最大的PD-1单抗治疗鼻咽癌的临床研究。

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张力教授团队开展鼻咽癌免疫治疗临床研究

一线鼻咽癌治疗遇“瓶颈”

长期以来,放疗是鼻咽癌首选的治疗方法,对于早期患者,疗效十分显著,5年生存率达到90%以上。然而,鼻咽癌临床症状复杂多样,容易导致鼻咽癌被漏诊或误诊。数据显示,约60%~70%的患者就诊时已是局部晚期,局部复发和远处转移成为了这类患者治疗失败的主要原因。

针对这类标准治疗失败或复发转移的鼻咽癌患者,临床常以化疗为主,但也一直缺乏更有效的治疗方案来提高疗效,为此一线化疗陷入了“瓶颈”。据了解,目前的一线化疗客观有效率仅50%-60%,平均无进展生存时间才6-7个月,患者的平均生存期也在2年左右。张力教授坦言,“即使患者接受再次化疗,客观有效率也才10%-20%,平均肿瘤控制时间3-4个月,患者平均生存期仅1年左右,患者再次进展后更是面临无药可用的尴尬局面。”

国产免疫治疗药物研究首次登上国际肿瘤学顶级杂志《柳叶刀·肿瘤》

国产PD-1对鼻咽癌展现显著疗效

近年来,免疫疗法以不可抵挡之势席卷癌症治疗领域,其中以PD-1单抗为代表的创新药物备受关注。究其原因,PD-1单抗能重新激活机体免疫机制来对抗和消灭癌细胞。众所周知,癌细胞很“狡猾”,通过“掩饰”自身恶性细胞的身份,让免疫系统“选择性失明”,从而大肆繁殖。不过,PD-1单抗的出现,为人类与癌细胞的“战斗”增添了获胜的砝码。在与鼻咽癌长年累月的“斗争”中,研究发现鼻咽癌与EBV免疫系统感染密切相关,这为探索PD-1单抗治疗鼻咽癌提供了可能。

那么,PD-1单抗能打破治疗“瓶颈”,让鼻咽癌患者延长生命吗?为解答这一疑问,张力教授团队将目光投向了我国自主研发的PD-1单抗——卡瑞利珠单抗。

2016年起,张力教授团队开展了两项I期临床研究:一是研究PD-1单抗单药治疗一线治疗失败后的复发及转移鼻咽癌患者;二是针对复发或转移后未经系统治疗的鼻咽癌患者,联合PD-1单抗和“顺铂+吉西他滨”化疗作为一线治疗。这两项临床研究在国内多个中心同时开展,共有93例患者接受了单药治疗,23例患者接受了联合用药治疗。

在单药治疗的研究中,患者最佳总体有效率(ORR)为34%,疾病控制率(DCR)为59%,中位无进展生存期达到了5.6个月。在患者最为关注的安全性方面,卡瑞利珠单抗也表现出良好的耐受性

在联合用药的治疗人群中,“卡瑞利珠单抗+顺铂+吉西他滨”的总体有效率(ORR)达91%,疾病控制率(DCR)高达100%,6个月无进展生存率86%,没有任何患者因副作用停止使用PD-1。与传统的双药化疗比较,该治疗方案将客观缓解率(ORR)提升了近30%,肿瘤控制时间增加3个多月。

“治疗看有没有效果,就是看多少患者的肿瘤体积发生了缩小(有效率);肿瘤能控制稳定多久(肿瘤控制时间);患者能活多久(生存期),从结果来看,已经非常乐观了。”张力教授表示,PD-1单抗在鼻咽癌研究中展现出了显著疗效和良好耐受性,将很可能提高复发或转移鼻咽癌患者的生存期和生活质量。

或是国内首个治疗鼻咽癌的PD-1单抗

香港大学教授Dora L W Kwong指出,这是迄今为止在鼻咽癌领域报道免疫治疗疗效最好的研究。该研究也标志着我国的鼻咽癌临床研究比肩世界领先水平,也说明了国际顶尖医学界对中国本土自主研发PD-1单抗的高度认可,更是国产PD-1单抗走向国际舞台的开端。

张力教授介绍,该项研究仅仅是I期临床试验数据,为此团队在2018年6月启动了更大样本量的II期临床研究,将面向全社会招聘155名经二线及以上化疗失败的复发或转移鼻咽癌患者入组,同时还即将开展一个“卡瑞利珠单抗+一线化疗”与化疗相对照的III期双盲、对照临床试验,进一步验证卡瑞利珠单抗在鼻咽癌一线治疗中的价值,“卡瑞利珠单抗在鼻咽癌的疗效有目共睹,现已获得国家食药监局的快速审批资格,很可能将成为国内首个拿到鼻咽癌适应症的PD-1单抗,希望能尽快完成II期和III期研究,加速临床应用,这对患者来说将会是很大的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