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产业资讯政策法规研发追踪医改专题
药品回扣线上化?重磅政策发出 “伪医生”们还能开方吗?
医改专题 健康界 2021.11.26 45

近期,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互联网诊疗监管细则(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意见稿」)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意见稿规定医疗机构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应当严格遵守《处方管理办法》等规定,加强药品管理,禁止「统方、补方」等问题发生。医疗卫生人员的个人收入不得与药品和医学检查收入相挂钩。

为何此次意见稿禁止「统方」「补方」?

「统方」是指医院对医生用药信息量,用药单据的统计。意见稿中提到的统方是商业目的「统方」,指医院中个人或部门为医药营销人员提供医生或部门一定时期内临床用药量信息,供其发放药品回扣的行为。此次禁止统方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这类事件的发生。

此前有声音指出,部分制药企业将合作的互联网平台的线上药品销量计入医药代表的业绩考核,授意医药代表用线下学术拜访推动线上处方量,其中不乏药品回扣现象;有的互联网医院还将医生的服务收入和药品销售挂钩,企图「洗白」药品回扣行为。而在互联网诊疗过程中,先开药后「补方」现象也并不鲜见。

了解了上述两种行为,此次意见稿禁止「统方」「补方」就理所当然。另一方面,不少媒体报道,原本很多需要医生处方才能购买的药品,在部分平台即使没有处方,只要下单即可发货,其中包括一些精神方面的药物。如果不能「补方」,这种「无方」购药行为更为让人担忧。

由于医保支付方有很大关系,互联网医院平台现阶段发展迅猛,全国各省市均已出台「互联网+」医疗服务价格和医保的支付政策,一些发达地区的医疗机构已实现医保患者可以在家问诊、线上支付、药品配送到家。加之疫情推动,催生出众多互联网医疗平台,但很多平台的相关法律合规性却还没有完善。

线上处方的新监管如何落实?

对于「补方」等行为来说,关键问题在于线上平台医生的是不是真实的、及时的开具了处方。

国内处方与西方处方的规定有所不同,西方医师和药师均有处方权,而在国内,只有医师拥有开处方的权利。线上医疗平台急需做到的是,保证每个销售出的处方药都必须由医师开具。

现实环境是互联网平台日益壮大,收益增多,患者用户也逐步增多,但国内的优质医生数量并没有增加,推算下来,分布在互联网诊疗平台上的医生数量不会同步增长。

杜绝「补方」,及时开方,这一工作内容目前只能由医生承担,势必会增加医生工作量、延长医生的工作时间,医生只能抽出更多的精力去面对线上患者。

但是,目前国内优质医生几乎都聚集在大型三甲医院,这些医生每日工作量只增不减。据调查数据显示,疫情到来之前,每位医生平均每周休息1天。随着疫情反复,不少医生几乎连唯一的休息日也没有了,临床上超过半数的医生在抗疫前线,对于这些直接参与疫情相关工作的医生,他们的工作负担在疫情期间明显上升,相较疫情前日均工作时长增加了2-3小时。一天24小时的时间里,医生还可以从哪里压缩出时间去线上开具处方呢?

实际上,国内线上诊疗的普及率也并不高,互联网医院近期喷井式爆发,与疫情有很大关联,但潮水退去,线上诊疗是否繁荣尚未可知。

线上诊疗基本依据医生的头衔和所属医院来自主选择挂号,目前,线上各大平台注册执业的医生大多来自三甲医院,患者在挂号、问诊时也会优先选择高水平医生,而高水平医生在线下几乎是不缺少患者的,很难分出一部分精力去面对线上的患者。

抛开时间和精力限制,医生在互联网医疗平台工作属于多点执业。虽然国内医生资源非常紧张,应该鼓励医生多点执业,盘活医师利用率,扩大医生的工作范围,让医生灵活就业。但实际情况是,在大环境下,只有极少数的医生可以多点执业,而这些医生多点执业的地方并不是线下大型民营医院、基层医疗机构等场所,而是线上平台,这样的形式还是无法解决目前国内医疗资源不平均、基层医院医疗水平落后的局面。

医生如何立足于互联网诊疗平台?

目前,我国互联网诊疗活动为患者提供部分常见病、慢性病复诊服务。常见病比较好理解,以感冒为例,去医院看感冒,抽血检查和胸片检查貌似必不可少,等检查结果出来,才能取药回家。到了线上,这些检查可以省略吗?倘若检查无法省略,是不是还是要去医院做检查,如果挂到的号源是北京三甲医院的医生,胸片检查结果来自家乡医院,北京医生是否认可?线上治疗常见病只需要一张处方就万事大吉了吗,中间省略的检查和检验环节究竟重不重要?目前还没有得出结论。

在互联网平台诊疗开具处方针对的另一疾病是慢性病复诊。实际上,在意见稿未发布之前,这只是大型医院对内的「护城河」。此前,为了最大程度避免风险,允许开具处方的线上复诊服务只开放给在本院就诊过的患者。对不少公立医院主导的互联网医院来说,此次意见稿明确了患者复诊需要准备的材料,如果患者出具证明材料后医生即可接诊外院的复诊病人,那么,对这类互联网医院来说就是放宽了服务范围。

尽管意见稿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限制补方、统方事件的发生,但这项任务最终还是会由国内高水平医生完成,而这类医生资源一直处于短缺的状态,多项医疗举措并没有同步提升培养基层医生,高水平医生人数没有增加,而医生的工作量和责任却在同步增多。随着科技日新月异,医生必须拿出更多时间专注于临床科研的研究,同时提升自己的教研能力,「解放」出高水平医生,争取培养更多的优秀医生。

医生在线上平台开展诊疗活动的目的是为了解决普通人看病难的问题,目前国内的诊疗活动基本上以线下为主,线上互联网医疗平台只占据冰山一角。当平台上的用户数量增多,患者和医生好像「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医生和患者之间的交流永远隔着一个互联网的距离,到时医生的话语权和决定权会不会减弱,这些都是医生在互联网执业时需要思考的未来。

您可能感兴趣
安徽省发布医保报销最新标准
医药代表 2019.05.29 20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