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产业资讯政策法规研发追踪医改专题
14.6亿美元!诺和诺德又有新交易
产业资讯 药时代 2024.02.29 413

“反应停”事件是世界医药史上最著名的药源性事件,人们多是因为海豹畸形儿和FDA审评员弗朗西丝记住了当时仓惶退市的沙利度胺,也推动了全球药物警戒的发展。

1997年,沙利度胺重回历史舞台并在美上市,批准用于麻风结节性红斑;2006年,再获FDA批准联合地塞米松用于多发性骨髓瘤。基于沙利度胺,Celgene(新基)先后又推出了类似物来那度胺与泊马度胺。

2013年,研究人员阐明了沙利度胺类似物作为分子胶降解剂的作用机制,而沙利度胺等分子胶降解剂是在FDA批准后回顾性发现的,目前上市的分子胶产品仅有上述三款。

虽然这三款产品的开发基于偶然,但新基这种通过已知找已知的方式,无疑证明了系统筛选分子胶候选药的可及性。同时,也点燃了后继者的研发热情……

2月26日,诺和诺德与Neomorph达成多靶点合作,以发现用于心脏代谢和罕见疾病的新型分子胶降解剂,潜在交易总额为14.6亿美元。

这笔交易如果发生在其他TOP10的MNC身上,只能算乏味可陈,但对于“保守”的诺和诺德而言,确实不易。

要知道,在市值跻身欧洲市值之王,司美格鲁肽大卖之际,诺和诺德也只在INV-202这种高度匹配的资产上花个10亿美元左右。

另有收购亨利的KBP-5074未纳入分析范围(数据来源:空之客)结合既往交易,此次与Neomorph合作多是与2025年的战略规划有关。2022年,诺和诺德将生物制药事业部更名为罕见病事业部,将其原有的血友病和生长障碍业务进一步拓展。反观Neomorph,成立于2020年,同年完成1.09亿美元A轮融资。值得一提的是,其创始人团队人均学术大咖。其中,公司现任总裁兼CEO,Phil Chamberlain领导了Celgene cereblon调节平台的建立。Eric Fischer与Benjamin Ebert均在沙利度胺及其类似物的降解机制中做出贡献。

Neomorph创始团队(数据来源:Neomorph官网)

本次交易,是诺和诺德对靶向蛋白降解领域的首次入局。

靶向蛋白降解技术(TPD)是当下正热的药物发现策略,主要通过诱导致病靶蛋白的快速降解发挥治疗作用。相较于传统的将外源性的药物分子干扰,这类体内蛋白质-蛋白质相互作用(PPI)打开了此前“不可成药”的困局,其中以PROTAC(蛋白降解靶向联合体)与分子胶进展最快。

Schematic representation of PROTAC and Molecular Glue.(Sig Transduct Target Ther.2022, 7, 113.)

而分子胶相较于PROTAC,由于没有Linker,分子量更小,增加了口服生物利用度,并改善了细胞透膜性,表现出更好的成药性。

但由于分子胶的发现具有偶然性,缺乏系统的发现手段和合理的设计策略。分子胶无法像PROTAC一样可以通过各组分大规模筛选获得,所以迄今为止发现的分子胶降解剂屈指可数。

目前,分子胶药物的发现策略主要包括:(1)高通量筛选(2)从天然产物中发现 (3)化学基因组筛选。而分子胶发现平台的领头羊,莫过于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销售沙利度胺的新基。

2019年,BMS开出740亿美元天价收购新基,BMS从中获得了三款“度胺”类上市产品,以及CC-92480、CC-99282、CC-220等在研管线,一举成为分子胶领域老大哥,其中来那度胺在2021年的销售额达到了128.9亿美元。

就在诺和诺德宣布与Neomorph达成合作的前两周(2月14日),BMS与VantAI达成总价6.74亿美元交易,前者将利用后者AI平台开发分子胶。

在BMS不断巩固其分子胶城墙之际,BI、德国默克、默沙东、罗氏等MNC不甘落后纷纷入局。最近的有2023年,罗氏先后与Orionis Biosciences(首付款4799万美元)、Monte Rosa Therapeutics(首付款5000万美元)达成的两笔交易,总金额超50亿美元。

此次尝试,对诺和诺德而言一是兑现加码罕见病的核心战略,二是利用充分现金流“撒胡椒面”式覆盖代谢领域。

参考资料:

1.Neomorph官网

2.【医苑观畴】谁家的瓜都不保熟:国内外创新药交易全景图分析更新(空之客)

2.新型蛋白降解剂:分子胶(MSprotech)

4.其他公开资料